小說天地
常見問題回答

永 遠 的 童 話

我 想 每 一 個 人 也 曾 希 望 有 一 段 童 話 式 的 愛 情 故 事 發 生 在 自 己 身 上 , 女 孩 子 會 希 望 白 馬 王 子 來 接 自 己 , 像 公 主 般 幸 福 . 男 孩 子 會 想 有 一 場 激 烈 刻 骨 銘 心 我 愛 情 , 就 像 不 枉 此 生 . 但 人 大 了 , 大 家 也 現 實 地 找 一 個 老 實 可 終 老 的 一 半 , 不 再 任 性 和 妄 想 .

而 在 我 心 目 中 他 永 遠 是 我 的 白 馬 王 子 , 永 遠 ! 永 遠 ! 我 和 他 是 天 造 地 設 眾 所 公 認 的 一 對 , 彼 此 的 默 契 就 像 心 有 靈 犀 一 , 令 身 旁 的 人 也 投 以 羨 慕 眼 光 .

記 得 中 四 那 年 認 識 他 至 今 六 年 了 , 他 是 老 師 心 目 中 的 優 秀 , 高 個 子 , 很 有 男 子 氣 慨 , 總 是 開 朗 好 動 的 ; 而 我 就 是 一 個 內 向 的 女 孩 , 老 師 總 覺 得 我 文 靜 , 乖 巧 .

我 被 老 師 推 薦 為 風 紀 , 他 就 是 風 紀 隊 長 , 中 六 生 比 我 大 兩 年 . 最 初 由 只 是 談 有 關 風 紀 的 時 間 安 排 開 始 到 有 關 對 方 的 一 , 就 像 無 所 不 談 . 他 永 遠 覺 得 我 是 一 位 很 好 的 聆 聽 者 , 他 喋 喋 不 休 地 說 著 .

有 一 次 他 邀 請 我 去 看 他 的 藍 球 比 賽 , 才 知 他 是 藍 球 隊 長 , 很 快 答 應 全 力 支 持 他 , 而 他 就 像 理 所 當 然 般 贏 了 . 那 時 我 真 的 很 高 興 一 直 跑 向 休 息 室 想 恭 起 他 , 但 他 一 見 我 就 跑 上 前 抱 著 我 說 他 答 應 自 己 比 賽 贏 了 就 要 向 我 表 白 , 他 想 和 我 分 享 一 切 ; 就 是 這 樣 我 倆 開 始 拍 拖 了 .

一 般 人 拍 拖 都 是 行 街 , 睇 戲 等 等 . . 而 我 和 他 就 選 擇 了 自 修 室 和 圖 書 館 , 因 我 要 面 對 中 學 會 考 , 他 就 要 應 付 預 科 考 試 , 大 家 也 忙 得 很 . 越 近 考 試 我 們 就 更 少 見 面 , 只 是 專 心 讀 書 ; 完 成 考 試 . 他 常 說 我 不 像 其 他 女 孩 要 時 常 見 面 , 報 導 和 談 電 話 . 只 因 我 倆 都 認 為 只 要 有 心 和 信 任 , 比 見 面 和 電 話 來 得 更 重 要 .

彼 此 的 公 開 考 試 終 於 完 結 了 , 我 們 相 約 一 班 好 朋 友 到 他 家 開 大 食 會 , 那 天 真 的 好 開 心 , 不 知 不 覺 到 了 晚 上 , 各 人 也 回 家 了 . 而 他 就 送 我 回 家 , 在 途 中說 著 , 笑 著 . 不經 不 覺 我 倆 已 拍 拖 兩 年 了 . 回 家 途 中 , 我 見 到 對 面 馬 路 有 買 " 雞 蛋 仔 " 的 小 販 , 我 任 性 地 要 他 去 買 . 當 他 過 馬 路 回 來 時 , 突 然 有 一 輛 像 失 控 的 私 家 車 向 他 那 方 向 撞 過 去 . 我 呆 了 ! 我 不 敢 相 信 這 一 切 , 我 嚇 得 跌 在 地 上 , 膝 蓋 也 流 血 了 . 但 只 懂 跑 向他 , 見 他 吐 血 , 我 更 慌 得 手 忙 腳 亂 地 扶 著 他 , 哭 著 ; 但 他 還 返 來 安 慰 我 說 他 沒 有 事 , 手 還 拿 著 那 袋 " 雞 蛋 仔 " 遞 給 我 . 過 了 像 一 個 世 紀 般 長 的 數 分 鐘 , 十 字 車 終 到 了 . 我 就 只 懂 一 直 跟 著 他 一 起 上 十 字 車 , 一 直 握 著 他 的 手 哭 著 . 他 在 半 分 迷 狀 態 下 用 微 弱 的 聲 音 說 : " 沒 有 我 在 身 旁 , 你 要 堅 強 些 , 知 嗎 ? " 這 是 最 後 的 一 句 話 , 他 什 麼 也 沒 留 下 就 走 了 , 之 後 我 一 直 認 為 是 自 己 的 任 性 害 死 他 , 直 至 見 到 他 母 親 , 她 沒 有 責 怪 我 , 反 而 安 慰 我 , 向 我 說 : " 不 要 怪 自 己 , 你 倆 的 認 識 是 上 天 的 恩 賜 , 他 喜 歡 你 笑 , 別 哭 了 ! " 我 向 他 母 親 要 求 幫 手 籌 備 哀 事 , 這 當 是 我 最 後 為 他 做 的 一 件 事 吧 !

當 一 切 都 完 成 時 , 我 虛 脫 地 曇 在 地 上 , 醒 來 才 知 這 是 醫 院 ; 這 時 才 知 一 切 都 是 事 實 , 他 已 不 再 我 的 身 旁 , 站 在 床 邊 沒 有 一 個 是 他 . 他 真 的 捨 得 離 我 而 去 ; 今 後 我 要 一 人 面 對 一 切 .

踏 出 醫 院 一 片 無 盡 的 藍 天 , 我 知 他 會 在 那 默 默 支 持 我 . 會 為 我 的 白 馬 王 子 努 力 , 他 就 是 我 唯 一 的 白 馬 王 子 ! !


24 August 1999

與作者聯絡

版權屬作者所有•未經作者同意不得節錄或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