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天地
常見問題回答

臨別回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學校禮堂堙A佈置如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能忘懷的,是禮堂獨特的正六邊形設計,禮堂內過千張的杏色椅子,還有那氣派不凡的黝黑的鋼琴、演講台旁高高懸掛的巨大校徽和懸於右側、由書法了得的校長書寫的「十年樹木,百年樹人」……這一切一切,對別人來說似乎並沒有甚麼意義,它卻代表了孫夢櫻曾在這堳袡L的七載歲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一身的藍校裙,身處一片杏海之中,映襯得宜,這幅圖畫可說是美極了。她輕輕撫著身旁的椅子,正想著剛才在滿堂熱鬧中是誰坐在這堹d下絲微的餘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她的記憶中,禮堂堨羶極R斥著強烈的對比------不是人聲鼎沸,吵吵鬧鬧,鼓掌聲、音樂聲跟談話聲不絕於耳,便是悄然無人,寂靜無聲,連自己的呼吸聲也清晰可聞,教人感到異常森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,她將要走了。匆匆的七年,從夢櫻踏進這所學校開始,便對這杏啡色系的禮堂戀戀不捨了。曾幾何時,這埵章L她的喜樂和哀愁,有過她感到榮耀的一刻,更曾經在這堙A跟他面對面說第一句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又再想起三年前的今天,曾經在這堸扈d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多麼值得懷念的校園生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年前的今天,正下著微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畢業典禮剛剛在雷雷掌聲中結束了,衣香繽影的嘉賓、家長還有整齊校服的學生,以及老師們都相繼離去了。只剩下校工們在收拾殘局------紙張、紙碎散滿一地,椅子都放歪了。身在禮堂門外的夢櫻只冷眼旁觀著,並沒有上前幫助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有中四的她,卻滿臉倦容,看來憔悴不已,驟眼看還像個廿歲的女孩兒,連老師們也誤以為她是應屆畢業生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時的雨下得更大了,校工們卻早已執拾好一切,看見夢櫻仍然站在門外,便好奇的走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你……怎麼還不走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順嫂,」夢櫻向那位校工懇求著。「我想再看看這座禮堂可以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想懷緬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嗯。」夢櫻不敢告訴順嫂她不是畢業生,怕順嫂會趕走她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可是,校工們要鎖門下班了------你也知道學校是有規定何時關門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可以寬容一次嗎?」夢櫻可憐兮兮的,「我求求你,我只想逗留一會兒,一會兒便走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那好吧,」順嫂拿起了掃帚。「畢業以後也許很難有空再回來了,看看也是好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感激的,「謝謝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終於,順嫂以及眾校工都離去了,偌大的禮堂只剩下她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坐到了禮堂最前排正中的一個位子上,空間的遼闊給予她一個靜悄悄的環境回憶往昔。她不期然地哼著歌------是她最熟悉不過,那盪氣迴腸的旋律。夢櫻仰望著如今空無一物的表演台,不斷的回想過去每一次欣賞他的小提琴獨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,楊朗端,是學校管弦樂團的小提琴首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才子的大名早已是街知巷聞了,不論是懂得還是不懂得音樂的無不對他欽佩不已。他最擅長的奏的一曲,哀怨纏綿,讓聽眾彷如置身音樂世界之中,感動得忍不住眼眨淚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最欣賞他的音樂造詣,他把該停該放的位置拿捏得很準確,但亦不會讓人感到如高山流水般的旋律有一絲不自然,如此高深莫測。有時是氣勢磅礡、有時卻悄然無聲,每次當她靜聽著他奏的樂曲之時,她的心情便會自然而然地融合在他的情感之中,變化萬千,隨著音樂而緊張、平靜,時高時低,忽爾飄逸忽爾低沉,似是被他所營造的音樂的世界圍繞著……她對他實在敬佩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歲月流逝,就讀中七的楊朗端要畢業了,夢櫻打從心底媄纗L不已,但她實在是無可奈何------他根本不認識她!甚至連知道也稱不上。她對他,只不過是一份盲目的,小妹妹式的心儀與仰慕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朗端也許從不曉得有這麼一個人如此想念他和在乎他,可是,他的畢業離開,卻帶給她無限的不捨。每當她想到在這禮堂堥弮痐ㄕA,便感到萬分無奈,縱使她知道總會有機會再次欣賞他的小提琴獨奏,她的心卻依舊是悶悶不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,今天她來了------是為了懷念出眾的他在表演台上的一點一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擾亂她思緒的,是一闕自遠而至的她最熟悉不過的旋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心頭一震,這段以小提琴奏的旋律,只有這麼一個人才會毫不猶豫的獨奏。夢櫻還以為她是想他太多了,才會有這樣的幻覺,或是此刻的她身處夢中……但不,在她遙遠的背後,楊朗端正拿著小提琴在奏樂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她朝思暮想的楊朗端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正一步步朝著她這邊走來,教她霎時一呆的,心一直「噗噗」跳著,臉紅紅的,手掌心正在發燙。她當然不知道這些,她只曉得自己緊張極了。想不到會在這媢J見他,還是四周無人,獨對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在她面前卻步了,小心翼翼地把小提琴和弓放到了一旁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良久,她才開口問:「到底……到底這是何人的樂曲?我聽你演奏多次了。」她從來只是欣賞,一直以為自己該是沒學成才不知有此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朗端微笑,「是拙作,寫得不大好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是你寫的……」夢櫻不禁大為讚歎。「真不愧為音樂才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只是笑,默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你的音樂造詣這麼高,將來一定有大好前途,前程似錦呢。」夢櫻又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你也不錯嘛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詫異,「你說我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是的,」他的態度有點兒吊兒郎當,「中四甲班孫夢櫻,鋼琴五級,有長笛及小提琴的底子,我沒說錯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還不及你呢!」她謙虛的,只覺自己那些所謂的資歷比起他的實在太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朗端面前,她不敢誇讚自己------他實在是無與倫比。在夢櫻心目中,沒有人能與楊朗端相提並論,他永遠是高不可攀的,只因,他是她生存十六年以來最欣賞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巧妙地提及別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「嗯……這麼晚,」她自然地看了看手錶,「畢業典禮已曲終人散了,為何你還不離開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朗端沒有回答,只逕自取了小提琴,又奏了一闕旋律------夢櫻已記不起是哪首樂曲了。她抬頭看著朗端,見他那陶醉的樣子,不敢打擾他,只靜靜地站在一旁細聽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曲既終,他放下了手上的小提琴,才回答說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要走了,希望在這媄h念往昔。」他盯著夢櫻,卻是滿臉的疑惑。「那你呢?你也在這兒幹甚麼呢?我想你不會是中四畢業的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當然不。」她淺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那麼,你怎麼會在這堙H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無語,她不敢告訴他她是為了他而來,她的心情起伏不定,漲紅了臉,把頭垂得低低的,怕他看見她尷尬不已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朗端似乎曉得她所想的,他識趣的說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對不起,我不該問的……但,我相信,你留在這堛漸堛滿A也是懷緬一些特別的人或事是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點頭,「為了一個我很欣賞的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他這年畢業的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朗端明知故問。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「嗯,是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那麼,你欣賞這個人甚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朗端接著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不禁為他的疑問感到好笑,答案似乎已是呼之欲出了,他卻仍步步追問,該是不到黃河心不息。若再這樣子追問下去,他終究會猜到這個人就是他。因此,她飛快地轉換了話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你的小提琴看來很昂貴,是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搖頭,「並不太貴,但這是我父親送給我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可以……」夢櫻遲疑的。「可以給我看看你的小提琴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朗端寬容地笑,他實在沒有那種大部分才子應有的冷漠與傲氣,「當然可以。」他把小提琴遞了給夢櫻,「我才不怕你會弄壞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為甚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看你的樣子,也不像是個粗心之人,要不然……」他似笑非笑的說,「恐怕你家堥漕Ф祩馴都死無全屍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不好意思的,雙手小心翼翼地接過他的小提琴------朗端沒騙她,這個小提琴看外表確實不昂貴,而且還有點殘舊的跡象。她輕輕在弦上一拉,聲音也不是最完美的,與她家堛漕滬茯菑韙]許還遜了一截,可說是黯然失色了。夢櫻訝異,楊朗端只是以這個最普通不過的小提琴便可令人陶醉其中了,他果然是非同凡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輕撫著它,眼埵有不盡依戀,幻想著身旁的他正就在台上演奏著,他的全副心神的投入,他那闕哀怨纏綿的樂曲,似在訴說著一個動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觸及小提琴上一些凹陷的疤痕使孫夢櫻驀然驚醒,她仔細的察看著,隱約看見那些疤痕原來是個中文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來這該會是個名字。夢櫻心頭一震------那是誰的名字?她的心堨R滿了疑問,是誰能夠在他朝夕不離的小提琴上刻上名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敏究竟是誰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不敢聲張,只靜默無語的瞧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怎麼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察覺到夢櫻對他的注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誰是敏?」她指著小提琴上的疤痕,「是你的母親嗎?但伯母不該是這樣的名字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搖頭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試探著,「難道是你的小提琴老師?」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「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看著他,心知有一個她極不希望想到的答案,因此不願提及。「不會是你父親從前女朋友的名字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當然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連續三次否定的答覆教她氣餒,心埵郎陬蛦斻a的打算,難道,那當真是她不盼望知悉,將會叫她感到難過失望的答覆嗎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不敢再問,只是默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放棄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沉厚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這麼難猜,不猜了。」她刻意地故作嬲怒的說,「橫豎是沒有獎品的,猜與不猜又有何分別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不猜便算了,」他淺笑著,拿回她手上的小提琴。就在此時,他不經意的牽起了她的手。夢櫻給他的舉動嚇呆著了,他是幹甚麼來了?他手心傳來的溫暖教她樂上了好一陣子,她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會牽著她,多麼的意想不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朗端領她走到表演台下的鋼琴前,放開了她的手,有禮地向夢櫻鞠躬,「可以即場為我演奏一曲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心中猶豫不決,她該如何?應該不拂逆他的意思,坐下來給她心儀的他演奏一曲嗎?還是婉拒了他,免得在他面前獻醜,給他留下一個不大好的印象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別怕了,」他似乎看出了她的猶疑,「演奏一曲對你來說又有何難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朗端的說話無疑增強了她的信心,她點了點頭,然後在鋼琴前坐下,熟練地掀起琴蓋,手指放在黑白對襯的琴鍵上,便如行雲流水般,不可遏止地彈奏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音樂似健步如飛,流暢清澈得如山澗小溪。朗端看著孫夢櫻,聆聽著那熟悉的旋律,他情不自禁拿起小提琴,與她作一唱一和的合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悠揚的樂韻隨風飄盪著,傳揚在整個禮堂堙K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終於,音樂停止了。朗端笑著瞧瞧大汗淋漓,一臉緊張的夢櫻,讚歎不已。「雖然我聽到了你的琴聲中的一些因緊張而犯的小錯誤,整體上卻是美好極了。你的鋼琴造詣果然不錯,我真的佩服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是全賴你跟我合奏呢。」她笑得燦爛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不過,」他看看手錶,「我也要走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失望不已,想不到時間在不知不覺的流逝是如斯的飛快------尤其是一些快樂的時候,像如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我可以問你最後一道問題嗎?」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「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究竟……」她凝望著他,「敏是誰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朗端給了她一個令她釋然的回覆,「阿敏,其實是我最敬愛的師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走了,向著禮堂的門口步去。臨離開前的一刻,他回過頭來,嬉皮笑臉的,學著廣告的男主角跟她說:「有緣的話,我們會再見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向著他揮手,直至他的身影徐徐遠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時間洗刷不了刻骨銘心的記憶,三年前禮堂堛漕C一幕依然教孫夢櫻歷歷在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孫夢櫻是學校的御用琴師,鋼琴的水準更已達至八級了------別人都說由六級跳考八級是異常難度高的事情,她卻是考試一次便取得高分數,實在令人艷羨,這都是他臨走前給她的無名鼓勵。但最可惜的是,楊朗端已不知去向,聽說是到外國深造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依然是想念他的,尤其是畢業典禮那夜發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夢櫻!」好友的一聲叫喊打斷了她的思潮,「你還沒走麼?校工說要關校門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我現在便走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夢櫻收起了她那難忘的回憶,然後才依依不捨的步出禮堂……

~~~完~~~

與作者聯絡

版權屬作者所有•未經作者同意不得節錄或轉載